‘ENVY |、

一边热爱生活,一边不想活了

这是一个关于铁总遇见仙女队,然后抢了人家羽衣,把仙女队困起来,然后又被仙女队用盾把羽衣抢回来,然后奔月的悲伤故事😂😂😂

铁盾:队坨去晨跑

 纯属恶搞,别太认真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再次说要去晨跑,队坨在所有复仇者和坨坨不信任的表情下,握紧小拳头,迈着红色小短腿,雄赳赳气昂昂地回房间睡觉。铁坨和美国队长互看一眼,各自觉感到疑惑,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铁坨摇摇小脑袋,然后飞到工作室去找Tony,“Tony,你们任务时发生了什么?”不止铁坨,连带美国队长在内,复仇者们好奇地等Tony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钢铁侠在调整盔甲数据,头也没抬,“我被他砸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铁坨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复仇者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美国队长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钢铁侠沉重地抹把脸,想说什么又似乎说不出口,然后索性,“Jarvis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今天Sir和小美国队长出任务,小美国队长被对方重力炮抛到半空。”Jarvis临危受命,尽职回答,“Sir飞过去接,结果被小美国队长砸晕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隔着盔甲被砸晕?”铁坨再插一刀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复仇者们似乎忍得很辛苦,黑寡妇直接把脸转回去,死咬着嘴角勾起的弧度。Sam和Clint抿紧唇,转过身后肩膀一直在抖动。Tony瞪着美国队长,结果恋人真的笑起来。Tony先是一愣,然后趁着所有人转到另一边,生气地过去咬他嘴唇。

      “Steve明天能起来吗?”猩红女巫坨坨有点不信任。

      “大概……”铁坨回答得心虚,“可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,美国队长去晨跑,没有叫醒队坨,似乎又在懒床了。铁坨用额头蹭着队坨椭圆形的身体,想把他叫醒。Steve跑到第四圈时,身后铁坨提着队坨的小盾牌,带着还不肯睁开眼睛的队坨,飞着赶上来。

      愣了愣,美国队长停下来,铁坨依然带着队坨飞,队坨小脑袋一点一点的。Steve反应过来后,接着开始跑,

       算了,终归这次,队坨还是来“晨跑”了。


铁盾:无题

      一个关于精神力强大的短篇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
       事情发生在某天夜里,钢铁侠睁开眼睛,惊坐起来。认出落地窗前,席地而坐的恋人。美国队长还穿着制服,低着头,不说话,Tony觉得很奇怪,“Honey?”

       男人反应过来,微微抬头,视线开始聚焦。Tony发现他全身几乎湿透,更觉得疑惑,“Steve?”

       美国队长向后靠在玻璃上,没有回答,Tony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。可掀开被子再抬头时,Steve的身影消失了。动作顿了顿,钢铁侠随后站起来,走到美国队长刚才坐的位置,脚底下毛毯是干的。

       可Tony清楚,那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 “Friday,连线神盾局。”

     “连上了。”

     “我要知道美国队长现在在哪里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天还没亮,神盾局会议室里气氛凝重。刚收到消息……确切说,是收到钢铁侠询问后,神盾局特工才发现,正在出任务的美国队长失踪了。复仇者连夜赶到神盾局,期间特工们的搜寻一无所获,通讯器没反应,GPS失灵。

      “被袭击了?”鹰眼眉头皱得死紧,“那是美国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“单枪匹马。”黑寡妇扭头提醒。

      “先到现场去搜寻一下。”Sam比较担心Steve安全,神盾局飞机早已在外面等候,“必须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黑寡妇回头去找钢铁侠,“Tony?”

       Tony坐在后面,没有发表意见,他盯着前方,“受伤了?”

       复仇者愣了愣,面面相觑,有点不明所以,“Tony?”

       钢铁侠没有理会,看着眼前又忽然出现的美国队长,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   美国队长只是站着,没有说话,或许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他看了眼钢铁侠,再抬手看了看,皱起眉头。他好像说不了话,Tony没有因为被无视而生气,他在尽可能地从恋人身上发现更多线索,可Steve不一会就消失了。

      “找有水源的地方。”Tony站起来,开门出去。

      “该不会……”鹰眼笑起来,看向黑寡妇。

      “ok,这不好笑。”黑寡妇瞪了他一眼,站起来跟着走出去。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鹰眼跟在她后面,“有魔法师为什么不能没有鬼魂。”

        Sam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复仇者和神盾特工一路追着美国队长的痕迹到山崖,Friday检察到这里曾经用过EMP系统,怪不得所有电子系统失灵了。

      “真是场恶战。”黑寡妇看着周围一片狼藉,七横八竖的敌人,枪械炸弹痕迹随处可见,语气明显有怒火,“Steve对上了一支军队,谁给的情报?”

       唯一水源,只有山崖下那条河。钢铁侠飞下去,沿着河流寻找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第三天,美国队长才醒过来,扭头看见睡在沙发上的钢铁侠,挑了下眉毛,并没有打算吵醒他。过了会,Tony想翻身,一下子掉到地上,直接把人给摔醒,“God。”

        Steve愣了愣,随后笑了出来。听到声音,Tony回头,看到恋人心情似乎不错,无奈地勾起嘴角,“Hi。”

      “Hi。”


铁盾: 我又要

        今天假日,复仇者们中午外卖叫了寿司和米饭。可等外卖员送餐后才发现,他们似乎忘记了坨坨。坨坨们的小短手拿不稳筷子,刚开始还会尝试几次,到后来,暴脾气的绿巨人坨坨筷子一扔,直接张嘴就把寿司咬进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 “Wanda……”猩红女巫坨坨委委屈屈的,看看旺达,又看看寿司。

         Wanda一脸抱歉,“sorry。”然后拿起筷子,夹了块寿司喂她吃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  大厦里的场景变得有点怪异,像一群大人在喂幼儿园小朋友吃饭,然后Banner老师在竭力制止捣乱的绿巨人坨坨小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Steve。”队坨走到美国队长脚边,站起来,伸着小红手。

        美国队长低头看到队坨,笑着弯身抱起他,放到旁边凳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 “Steve,那是什么。”小短手指着其中一件寿司。

        “要吃吗?”Steve把寿司夹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 “啊——”队坨张开小嘴,乖乖等喂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能食材太过新奇,又或者真的很好吃,队坨圆圆的眼睛一下子亮了,“好吃,还要。”然后,伸着小短手,努力地够到桌上的寿司。

         另一边绿巨人坨坨误把芥末给吞了,又开始满大厦狂暴,负责制止的Banner差点连自己也狂暴了。最后一下子捉住绿巨人坨坨,给他灌凉水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Steve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唔?”

        队坨抬起小脑袋,看向美国队长。美国队长指了指自己嘴角,“嘴边有颗饭粒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唔……”可队坨小短手够不到,小脸苦恼地皱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 美国队长忽然俯下身,凑到队坨小脸旁,把他嘴角的饭粒给舔掉了,“好了,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队坨愣了愣,一下子扑到Steve怀里,蹭了蹭。

         肩膀忽然有人用手指敲了敲,美国队长回头,看到Tony指着自己两边嘴角的饭粒,“我也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美国队长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铁坨飞到队坨面前,“Steve,我嘴角也有饭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队坨:“……”

夜青:鬼的故事

       在所有人亲朋好友跳出阴阳师后,我跳了进来

       然后听了首《山鬼》,就萌生想写一段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      时值深秋,大江山连续下了几天雨,即使满山枫叶深红,也抵不住在风中凄凉。加上天空阴沉,没有太阳,着实不是出行的好日子。两只大妖敛了戾气,半倚廊上,酒盏空了又满上,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。大江山的空气,总弥漫着一股血腥味与妖气,亏得雨水把这味道冲淡了。

       茨木童子喝酒的动作顿了顿,然后才把酒喝完,“有客人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来了?”酒吞童子不用抬头,也直到谁来了。

      “来讨一杯酒喝。”来人也不害怕,把手中杖倚在一旁,随即堂而皇之地入席。

      “一位比丘尼讨酒讨到大江山来,真是少见。”酒吞童子也不恼,倒了杯酒,用指尖推到她面前,“你大概是有目的而来吧?”

     “谈不上目的。”那人没有拿起酒杯,只盯着杯中涟漪,“刚才上山时,好像听到有念经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 “念经?”茨木童子怔了怔,随后反应过来,“大概是青坊主吧。”

     “原来他还活着?”酒吞童子勾起嘴角,“可已经很久没有在这里闻到人类的气味了。”

      茨木童子没有接话,可那人似乎很有兴趣,“好像,有一段故事。”

     “无妨,本大爷今日高兴。”酒吞童子向后靠到门上,曲起一条腿单手支头,“大江山曾经有过一只恶鬼——”

       夜叉恶鬼天性嗜血残忍,而且总是饥饿,心里的欲望无法被填满,饥饿感也就随之而来。只要夜叉饿了,他会到附近的村庄制造杀戮,人类的恐惧和血肉暂时能让夜叉感到满足。

       一只恶鬼,站在火海与满地尸体中间,利爪上满是鲜血,随着他的步伐滴到地上。夜叉没有心,笑容狰狞,不知何为怜悯。饿了,当然得吃东西,可是再多的杀戮,喝再多的血,吃再多的肉,夜叉越来越饿。

       有一天,夜叉路过瘟疫横行的村子。村子靠海边,海浪拍打着礁石,那声音或者是这个死气沉沉的村子,唯一的生气。尸体的腐臭让夜叉皱起眉头,这里几乎没有一个完好的人。即使夜叉再饿,也不至于吃这些腐烂的尸体。正想转身离开,不远处,一位青衣僧人,手持禅杖向他走来。夜叉以为僧人会来找他麻烦,刚想应战,结果那僧人无视了夜叉的存在,直接与他擦肩而过。

       夜叉愣了愣,狐疑地转身,看见那名僧人在一个村民旁边半蹲下来,把自己的水喂给他,“他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 “不是还没死吗?”僧人回答,语气平淡。

      “你不杀我?”夜叉很好奇。

      “我与你无冤无仇,为何要杀你。”僧人语气依然平淡,可又似乎夜叉在说什么笑话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“我是鬼。”夜叉莫名地烦躁起来,“说不定这村子的瘟疫就是我带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司掌瘟疫的鬼神。”僧人刚把竹筒堵上,那村民果然断气了,随即合起手掌为其超度,“我放过你了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感觉自己被看轻,夜叉正想给点颜色僧人瞧瞧。结果发现僧人身上有地藏金光加持,他根本近不他身。

      “有趣。”夜叉勾起嘴角,“本大爷叫夜叉。”

       后者没有说话,只是闭着眼睛,专心为村里的人超度。

       “那位僧人,是青坊主?”八百比丘尼看向酒吞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雨已经停了,可阳光还没有出来,树林里传来一股雨后腐烂的气味。

       “遇见青坊主……”回答的是茨木童子,说起这件事,似乎让他心情很好,“那只鬼算是碰到钉子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钉子?”八百比丘尼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夜叉或许是第一只,遇见僧人而不逃或者杀的恶鬼。他缠上青坊主,无论青坊主去哪里,他紧跟身后。可青坊主对于夜叉缠上自己,没有表露出过多表情,没有厌恶也没有无可奈何,在他眼里,夜叉仿佛不存在一样。只是夜叉还是觉得饿,他的饥饿越演越烈,特别每每看到青坊主闭眼静坐时。夜叉不知道,他的饥饿是否是因为青坊主,是否是因为想把他拆卸入腹。

       “你为什么给那个聋子诵经,他又听不到。”与青坊主一前一后走在竹林间,夜叉又开始喋喋不休,“还有他隔壁那个小妹妹,刚断奶吧,怎么可能知道你在念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次路过那个村子,你怎么把自己吃的给那个小乞丐了?要不是本大爷给你找果子,你早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还有,本大爷好不容易捉了只兔子,我才转个身你就把它给放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喂,跟你说了一早上了,应我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秃驴…….”

       这下子,青坊主终于停下脚步,身后夜叉差点撞上来,“贫僧有头发,还有,你很烦。”

       还是那个平淡的声音,可夜叉勾起了嘴角。青坊主当然有头发,只是发色稍淡,配上他那张俊美的脸,又说不出地好看。夜叉晚上趁他闭目养神时,总把他的头发攒在手里把玩。他会被青坊主的味道吸引,血肉味道,像会上瘾一样,可每当他靠近时,青坊主都会睁开眼睛,“太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夜叉很饿,这种饥饿感在青坊主受伤时,被完全爆发出来。单手将那只饿鬼消灭,夜叉回头看见青坊主一手抱着差点被饿鬼拖走的小孩,另一只手手臂受伤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要保护小孩,青坊主分了心。夜叉有点生气,可当他向青坊主迈开步伐时,马上像被雷劈了似地停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青坊主把小孩交还给他父母,回头看见夜叉整个人僵硬着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听到青坊主的声音,夜叉反应过来,鲜血的味道勾引着他迈开脚步,一步步向青坊主走去。青坊主发觉夜叉的异常,警惕起来。可夜叉只像平常那样走到他面前,着魔一样伸手,用手指甲沾了一点青坊主的血,放到嘴边舔舐。

       接下来,完全脱了控制,身体里血液的疯狂让恶鬼原形毕露,饥饿感想要被满足,所以只能疯狂地去啃食。夜叉的金瞳里,只剩下被血和欲望折磨的痛苦,犹如野兽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夜叉的理智是被一块飞过来,扔中他的石头给砸回来的。刚才被青坊主救的小孩,手里拿着第二块石子,明明整个身体都害怕得发抖,偏偏想把夜叉从青坊主身上赶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夜叉愕然地将视线放到面前,青坊主已经失去意识,衣不蔽体,脖子上的牙印还在往外冒着血。没有任何挣扎过的迹象,或许是他来不及反应,现在这个男人像死了一样安静。

       抬头看向那个孩子,恶鬼让人害怕,孩子直接跌坐到地上。夜叉没有说话,抱起青坊主,转身离开了。可那孩子看到这只恶鬼脸上,无助得快要哭出来的表情。

      “后来呢?”八百比丘尼放下酒盏,“青坊主死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“夜叉把他带了回来。”酒吞童子回答,“第七天,青坊主才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居然要七天?”八百比丘尼觉得好笑,“在你们的地盘要一个人类醒过来居然要七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青坊主是人类。”茨木童子言下之意,对付妖怪的那套,对人类不管用,“还是夜叉死皮赖脸地去缠莹草,才把人给救活。”

      “可对鲜血上了瘾的鬼,怎么可能戒得掉。”

       对于酒吞童子的话,八百比丘尼低下头,“……

       深夜,只有一轮明月,像被硬生生贴到夜空上,一点也不真实。山林里静得可怕,夜叉把身上染血的衣服脱下来,然后走到水潭里,清洗身上血腥味。高大俊美的鬼,也只有这时才显得异常安静。

      “听说你带了一个人类回来。”酒吞童子倚在树干上,看着泡在水中的夜叉,“不把嘴上的血擦干净?”

       夜叉闻言,伸手抹了抹嘴角,警惕地盯着酒吞。

      “有人类在身边养着,还需要如此辛苦地出去找吃的?”酒吞童子勾起嘴角,“是他不好吃,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夜叉赤裸着上岸,把衣服围在腰上,没有理会酒吞童子。

       “不应该啊,隔大老远就能闻到那个香甜的气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   酒吞童子话还没说完,准备与他擦肩而过的夜叉,一手按在他旁边树干上,扭头警告地瞪着他。

     “虽然我是不介意把你揍得满地找牙。”酒吞童子笑起来,“还是算了……不过,你为什么不把他变成妖呢?”

      夜叉知道酒吞童子是来警告他的,鉴于住处也被他的妖气保护起来,一般的小妖也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   青坊主已经醒了,两人相处模式跟之前一样,只有夜叉在喋喋不休,青坊主偶尔回他一两句,身体逐渐恢复,只是脸因为失血过多,总是显得很苍白。夜叉几乎每晚上都出去,回来时即使清洗过,青坊主还是能闻到血腥味,或者说夜叉本来没打算隐瞒。他是鬼,本来就应该吃人肉,喝鲜血。

       一只恶鬼,站在火海中,满身是血,脸上表情接近癫狂,更多血肉似乎都无法再满足夜叉。酒吞童子说得对,家里养着一个人类,为什么要到外面找吃的?他这次没有再清洗身上的血,而是直接回到住处。青坊主坐在廊上,看到夜叉后,脸上表情没有变,只是盯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“呐……”夜叉俯下身,挡着照到他身上的月光,“不如让我吃了你?”

       青坊主只是怔了怔,唇随即被吻上,惊愕过后,闭上眼睛任凭这只恶鬼索取。胸前被烙上牙印……全身都是痛苦的证明,不论是哪一个的痛苦。青坊主只在被进入时闷哼了一声,夜叉握紧他手背,咬着他肩头,心脏传来瘙痒和发狂的饥饿感,一样得不到宣泄,让他动作越来越狂暴。

       别让鬼,尝到你的血肉……

      “夜叉最后吃了青坊主?”八百比丘尼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酒吞童子没有回答,茨木童子在一旁喝酒,没有打算加入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八百比丘尼安静地等着答案,可这时,有一个人直接回答了,“夜叉这家伙,只不过是只鬼,充其量恶鬼,却去闯地狱。”

      鬼使黑一脸讥讽,“他吃了那个人类,又跑来地狱要他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茨木童子问。

       “路过。”鬼使黑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“怎么都喜欢从我这里路过?”酒吞童子喝了口酒。

      “他只是一只恶鬼,闯地狱死路一条。”鬼使黑没有理会酒吞童子,直接跟八百比丘尼说,“那天我不在,不过听说夜叉一路杀到阎魔王前,当时也差不多快断气了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后来呢?”八百比丘尼继续问。

      “后来……

      “你的命不值。”判官低头,看着奄奄一息的夜叉,“你的命换不了他的魂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恶鬼一身血污,被架在阎魔王面前。夜叉说不出话来,瞎了一只眼睛隐藏在头发后面,还在流血,看起来狼狈不堪。纵使再强大,硬闯地狱还是不可能的。夜叉抬头,用剩下那只眼睛,越过判官盯着阎魔王。

       “无妨,我可以把他的魂魄给你。”一直默默看着的阎魔王,忽然说,“反正你也活不久了。”

      夜叉被松开,接过判官递过来的寄魂纸人后,随即倒在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 “就这样给了?”八百比丘尼有点难以置信,“那女人会那么好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鬼使黑看了眼八百比丘尼,“看起来你们很熟。”

      “见过面而已。”八百比丘尼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 “夜叉从那天开始就消失了。”酒吞童子说,“山林里……倒是有时会听到念经的声音。”

       廊上一下子安静下来,直到八百比丘尼把酒杯推到酒吞童子面前,笑问,“可否再讨一杯酒呢?”

      远处,夜叉的住处,青坊主把斗笠拿下来,露出脸上的妖纹。风吹过枫林,来到他面前,拂过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  僧人露出了笑容,“无妨,我便等你五百年,等你化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

介绍些别的cp给我萌萌吧-_-||

铁盾:硬坨和软坨


        队坨停下脚步,小脑袋两边张望着,周围白茫茫一片,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队坨无助地皱起小眉毛,刚才和复仇者一起打坏人时,被绿巨人坨坨撞了下,结果被撞到这个完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空间。队坨已经走了很久,四面八方什么障碍物也没有,简直像掉到虚无一样。队坨难过地伏下来,“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只能等救援了,队坨把小脑袋也垂下来,可圆圆的小眼睛还是警惕地观测着周围情况。

     “那边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不远处响起一个声音,队坨一下子抬起头,“唔?”

  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队坨站起来,身体随即换个方向,立即对上一张跟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脸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另一个队坨先开口问了,“这里是什么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是谁?”队坨声音软软的,挥起小红手,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“是我先问你的。”另一个队坨看起来很强硬,把背上小盾牌拿下来。

      “唔……”队坨明白,这只跟他一模一样的坨坨,一定也被困在了这里。脑门上小翅膀随即焉了下来,队坨转个方向,把毛绒绒的屁股对着那只坨,伏下来不再理他。

      “喂。”另一个队坨看到队坨不理他,用小盾牌敲敲他的屁股,“怎么突然不理人了?”

      “你省点力气吧。”队坨垂下小脑袋,“等他们来救我们出去。”

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另一个队坨走到队坨身边,并排着伏下来,“我是美国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才是美国队长。”队坨反驳,可声音软软的,没什么魄力。

      “我是美国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是另一个宇宙的美国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才是另一个宇宙的美国队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完全忘记对对方来说,自己本身就是另一个宇宙的坨坨,直接在空间里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我的宇宙有大Tony。”队坨说到激动处,站起来挥舞着小红手,“还有大Steve。”

      “我的宇宙也有大Tony和大Steve。”另一个队坨不甘示弱,也站起来。

      “我的宇宙大托呢和大Steve在一起了。”队坨一脸气愤,秉持我们宇宙的大Tony和大Steve是最厉害的原则。

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另一个队坨没了声音,憋了半天,小脸一扭,“哼。”

       空间里忽然打开两道裂缝,传来两个分别属于两个宇宙的声音,“Steve?”

       两只坨坨认出是自己宇宙的美国队长,先是再看对方一眼,然后又各自把头一撇,重重地“哼。”

       回到大厦,队坨扑到美国队长怀里不肯出来,“Steve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美国队长有点莫名其妙,“怎么了?”伸手抱好队坨,抬眼看向铁坨和钢铁侠,后者只是摇摇头耸耸肩。

      “那个人太讨厌了。”另一个队坨也冲到他的美国队长怀里。

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这位美国队长也莫名其妙,“你在里面看到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队坨抬起小脑袋,一脸严肃地盯着美国队长和一旁的钢铁侠,“你们两个到底什么时候在一起?“

       钢铁侠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美国队长:“……”


铁盾:队坨生气了

      队坨生气了,而且是和美国队长吵架。复仇者们觉得匪夷所思,连铁坨也奇怪,Steve不是最喜欢大Steve,最喜欢给大Steve撒娇吗?虽然他自己不承认,可谁都知道,队坨几乎一天二十四小时都想和大Steve呆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钢铁侠也不明白,那天和铁坨任务回来,看见队坨和恋人各坐沙发一边,谁也不理谁,电视播出的居然是老掉牙的综艺片。这很新奇,Tony和铁坨对看一眼,过去坐到他们中间。Tony首先问Steve,“你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美国队长无奈地看了眼男人,耸耸肩。

    “Steve?”铁坨用身体碰碰队坨,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“哼!”队坨撅起小嘴,把头扭到一边。

     “……”铁坨愣了愣,求助地看向美国队长,后者回他一个“没办法”的表情。

   “要不,我们去吃蛋糕?”Tony决定各个击破,先从最容易动摇的那个开始。

      队坨先是还不愿意把头扭回来,两秒后,不情不愿地扭过来看向Tony,“嗯。”然后站起来,伸着小红手让Tony抱。 

      铁坨:“……”

     Tony抱起铁坨,然后给他使个眼色。铁坨看着两人进了厨房,才迈着小短腿过去,“Steve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奶油蛋糕好?还是巧克力蛋糕好?”Steve问。

       铁坨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  “Steve说巧克力蛋糕好吃,可是我喜欢奶油蛋糕。”队坨站在吧台上,对着Tony,小脸一脸气愤,“巧克力蛋糕怎么可能比奶油蛋糕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事?”Tony反应过来,回答一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很重要。”队坨塞了一个奶油蛋糕进嘴巴,说,“奶油蛋糕好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钢铁侠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铁坨有点无语,“Steve喜欢奶油蛋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吗?”美国队长想了想,“可真要选,我会选巧克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这事吵架?”铁坨终于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美国队长刚想说什么,忽然一团蓝色毛球冲到他怀里,在他小腹上蹭着,声音听起来委委屈屈的,“Steve,大Tony不给我蛋糕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吃奶油蛋糕好吗?”美国队长抱好队坨,免得他掉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钢铁侠: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铁坨:“……”


《死神的新娘2》
那个死神,这跟说好的抢新娘回地狱的原则不同啊😂😂😂

铁盾:无题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坨坨日常

   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      钢铁侠是被脚步声来来回回吵醒的,虽然明显尽量放轻,可Tony还是醒了。睁开眼睛,Tony看见队坨好像有点迟疑,一边不时回头看窗外,一边迈着小红腿跑到床边,站起来两只小短手趴在被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 Tony立即闭上眼睛,看队坨想干什么。可队坨没有叫醒他,Tony觉得奇怪,睁开一只眼睛偷看,发现队坨正歪着小脑袋看向另一边,似乎窗户外有什么东西吸引他,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队坨看见大Tony还在睡,不知道该不该叫醒他,一张小脸皱起来,脑门上两只小翅膀也焉了下来。Tony刚想假装睡醒,结果队坨又跑走了,跑到落地窗前仰起小脑袋。Tony见他看得入迷,刚掀被子坐起来,队坨像下了什么重大决定一样,回身软软的声音,“大Tony……”然后发现Tony正在床上盯着他,“你醒了?”

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Tony下床,走到他身边。

      “你看你看。”队坨伸出小红手,指着窗外天空,“天空有颜色。”

       Tony闻言,抬头看见天空挂着一条很淡的彩虹,昨夜一场大雨,今天早上才停的。男人笑起来,“你就是为了这个,来来回回跑那么多次?”

     “我吵醒你了?”队坨垂下小脑袋,一秒后又抬起,圆圆的眼睛看着Tony,“本来不想吵醒你的,可颜色快要消失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那是彩虹。”Tony解释,“你们宇宙没有吗?”

      “没有……”队坨摇摇头,再看向窗外时,彩虹消失了。椭圆形的身体站起来,趴到玻璃上,“没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以后还会有的。”Tony弯身从背后抱起队坨,“或许我们应该先洗漱,然后去接那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队坨这才想起,Steve去晨跑还没回来,大概现在和铁坨汇合了。

       早上咖啡厅买早餐的人很多,Tony推开门,看到恋人和铁坨在柜台前等店员打包。Steve看到Tony,只是笑了笑示意,然后回身接过店员递过来的纸袋。

       Tony注意到外面有记者在偷拍,把墨镜摘下来放到上衣口袋里,故意在推开店门时,大方地拉过恋人的手。直到晚上,美国队长才看到他们这张照片,被印了大大一版,还图文并茂。


© ‘ENVY |、 | Powered by LOFTER